搜索

媒体梳理中央巡视组巡视对象

gecimao 发表于 2019-04-18 21:18 | 查看: | 回复:

  中央巡视组本年度第一轮巡视工作已经全部结束。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加大巡视密度,目前已完成三轮巡视。

  仅2013年第二轮巡视整改情况通报就透露出至少72名厅局级官员被查处,866名广东裸官被调整职位大串数字和厅局级干部的明确处理,让中国民众看到了巡视工作的威力。

  威力的背后,是中共高层领导人对巡视工作的密切关注和支持。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在特殊情况下,中央巡视组可越级直接向中共中央总书记习汇报。

  根据党内巡视工作的有关规定,巡视工作结束后,各巡视组就要研究撰写书面的“巡视报告”,在报告中对发现的问题提出“处理意见”。

  该“处理意见”还要经过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继续研究,并由中共中央做出最终决定。

  很多重大问题,比如涉及各省市区党组织领导班子成员以及中央管理的其他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问题,副部级以上官员被调查的问题,在巡视过程中,都需要向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汇报。

  特殊情况下,即比副省部级官员的一般违纪违法行为更严重和影响重大的情况,巡视组可以直接向习汇报。

  2013年1月,刚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两个多月的习提出,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

  在新一轮的反腐“风暴”中,中央巡视组从神秘的幕后走向台前,成为高悬在贪腐官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1996年启动、2003年开始运作,中共党内巡视制度如今已正式运行超过10年。

  据2009年颁布的《中国巡视工作条例(试行)》,巡视监督的内容包括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决定的情况,执行民主集中制的情况;执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和自身廉政勤政的情况;开展作风建设的情况;选拔任用干部等情况。

  “过去中央巡视组管的面太宽,重点不突出。”辽宁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王俊莲今年3月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

  2013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在中央巡视工作动员暨培训会议上,提出四个“着力点”——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违法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问题,紧紧盯住,防止反弹;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相比巡视工作条例,王岐山提出的巡视工作重点相对集中,意味着巡视工作将回归到它最主要的职能:发现和反映违法违纪线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任建明教授说。

  “个别谈话”是巡视组最经常使用的工作方式。按惯例,中央巡视组每到一地“约谈”对象少则一二百人,多则三四百人。

  原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约谈的对象,包括第一层级的副省级以上的领导,约谈的内容除了分管工作,还涉及个人家庭情况如子女、爱人的职业、收入等;第二层级的厅局级干部,谈话侧重于“对省委和省委领导的意见”。

  再往到了地市一级,巡视组主要约谈的对象包括当地的党政一把手、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以及公检法三长。根据不同的情况和需要,还会约谈退休干部、企业领导、人大政协干部以及群众等等。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约谈的时间长短不一,短的约10分钟,长的达数小时。一位被约谈的江西官员告诉该媒体,对方只跟他谈了10多分钟,“问了主要领导的情况,以及对省里领导的反映。”

  据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介绍,由于巡视对象主要是省部级领导干部,工作难度比较大,面对的问题也比较复杂。因此,巡视组大多选用有过高级别干部经历的人员,确保其有足够经验应对复杂的形势。

  根据《中国巡视工作条例(试行)》规定,巡视组组长从已离开一线岁的省部级(正职)官员中选任。

  与往年不同,为防止巡视腐败,2014年巡视组组长改为“一次一授权”,且并不固定巡视某省市,巡视结束,巡视组组长的任务随之结束。

  “临时授权,就是为了防止出现巡视腐败。巡视对象较长时间相对固定,被巡视方难免要想办法沟通和联系,给巡视工作带来阻力。”一名基层纪委书记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

  专家分析,这意味着巡视组组长将不再是职务,而成为一项任务,巡视组成员的责任意识将会提高。

  从2013年5月至今,中央三轮巡视涵盖了21个省份,12家单位,揪出很多“老虎”“苍蝇”。

  首轮巡视发现了廖少华、郭有明、陈柏槐、陈安众、童名谦、戴春宁6名中管干部的违法违纪线索;第二轮巡视中,被调查的领导干部包括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

  随着反腐斗争进入“深水区”,其遇到的难度和阻力也就越大。祁培文曾直言中纪委办案的难度:“它的对象都是高级干部,位高权重,有的还在领导岗位上,对这样的领导干部,我们进行调查就很困难。”

  新华社曾报道过地方官员应对巡视组的策略——一方面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对其隆重接待,表示要大力配合巡视工作,并提供一切工作条件;另一方面对巡视组的工作存有心理戒备,对一些情况有意识地加以遮掩,尽量展现其好的一面。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因被选为中央第八巡视组的驻地,黄河迎宾馆成了“不能乱逛的任务区域”,围满了来自河南各市、县、乡镇的政府工作人员。这些基层公务员的任务是“保卫”中央巡视组,“拦下本辖区内试图非正常进入迎宾馆的人”。

  为加强中央巡视组的监督效果,王岐山还要求抽查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有关事项,提高巡视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怎么样能够保持这种监督能够切实奏效,巡视组在地方是否能了解到真实的情况,听到最真实汇报,这才是监督和抽查的关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长敏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表示,无论是抽查官员个人报告事项还是巡视制度本身,自上而下的监督都需要更加周全细致的制度设计。

  任建明表示,巡视制度是中国整个反腐制度体系的一个环节,这个制度运行效果的好与坏,还要取决于整个权力监督体系的完善。

  “中央巡视工作组的人员不多,但是中国的纪检监察机关有几十万人,如果都能做到雷厉风行,发现问题后,第一时间出击,人们相信你,敢于举报,这样腐败问题就能解决在基层,就能达到惩防效果。”

  任建明称,目前巡视制度的存在就是因为现有监督体制的不顺畅,因此,“不能指望巡视制度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它还是受制于目前的整套监督体系。”

  刘长敏也表示,从长期来看,巡视制度还应探索与一些基础性的反腐制度相衔接。巡视工作可以起到警示和威慑效果,但是加强制度反腐的体系建设,还需形成监督合力,构筑防腐天网。

  中央巡视工作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对各省市自治区的巡视,被称为常规巡视;一类是对中央国有企业、大型国有银行、大学以及中央各部委局的巡视,被称为专项巡视。

  2013年5月第一轮巡视中,中央巡视组对湖北省、内蒙古自治区、重庆市、贵州省、江西省进行了常规巡视;对中储粮总公司、水利部、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人民大学进行了专项巡视。

  2013年11月的第二轮巡视,对吉林省、云南省、山西省、安徽省、广东省、湖南省进行了常规巡视;对商务部、新华社、国土资源部和三峡集团进行了专项巡视。

  2014年3-5月,对甘肃省、北京市、宁夏回族自治区、山东省、天津市、新疆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海南省、河南省、福建省和辽宁省进行了常规巡视;对科技部、复旦大学和中粮集团进行了专项巡视。

  从上面三轮的中央巡视可以看出,中央巡视工作以常规巡视为主、专项巡视为辅,尤其在今年的第一轮巡视中,增大了常规巡视的占比。

  照此,13个中央巡视组在下一步极有可能将上海、广西、四川等11个剩余常规巡视省、区、市巡视完毕。同时,还有可能选出一个中央部委、一个央企或者一所大学进行专项巡视。

本文链接:http://robynlynne.com/duixiangguanlizu/179.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