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两代人的婚恋观念在儿女找对象时碰撞最为激烈

gecimao 发表于 2019-06-16 05:55 | 查看: | 回复:

  “我知道没有人陪的日子很孤单,但是与其找一个自己并不是特别喜欢的人,还不如就这样孤单着。”

  听闻舅妈得了抑郁症的时候,我很惊讶,舅妈家三个孩子都已经工作,经济条件也都尚可,如今已经到了享福的时候,怎么会得抑郁症呢?

  表哥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南方,在一家外企做普通职员,如今已经三十四岁,前两年按揭买了一套房子。

  同村里,表哥的同龄人的孩子早已经上小学了,表哥的女朋友却还没有着落,让舅妈十分着急。

  舅妈每次和表哥打电话都要问问表哥的感情状态:有没有见新的姑娘啊,上次见得那个咋样了啊,还联系不联系啊,等等。

  表哥本身有些内向,并不擅长和女孩子打交道,有时候在女孩子那里碰了钉子,再被唠叨的舅妈一问,心情就会很差劲。

  “别问了好不好,有了自然会告诉你的,你整天催催催,我没钱没势的谁愿意跟着一个农村娃啊?”说完就挂掉电话。到后来,他和舅妈打电话的次数也少了。

  而舅妈除了催问,就是一顿数落,说读这么多年书,连个女孩子都搞不定,最后再强调一下自己的苦心:“我不也是怕你没个着落嘛,当父母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家立业啊?”

  对此,表哥很苦恼,甚至有点颓丧。一方面是舅妈的软硬逼迫让他畏惧,另一方面是他自己的感情状况确实不佳,而他也很无奈。

  这几年,他也谈了几场不咸不淡的恋爱。现在恋爱成本很高,吃顿饭、送束花,几百块钱就没有了,这对于有房贷,一直省吃俭用的表哥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然而,比起经济负担,最让表哥头疼的,还是情感表达。对于表哥这种理工直男来说,怎样哄姑娘开心,才是无解的难题。他曾被几个姑娘说无趣,这让他既失落又无奈。

  表哥这种情况并不罕见。本是农村人,因为读大学落地城市,可是又没有什么过硬的优势与城市青年竞争,找个出身农村、低学历的女孩又不甘心。就这样,日子慢慢消磨,表哥成了被剩下的那一个。

  为了避免尴尬,逢年过节表哥都不怎么回家,过年回家一次,也闷在家里不出门。因此,越是喜庆的日子,舅妈越感到压抑。让她既焦灼又痛苦的,除了三十四岁未婚的表哥,还有三十岁未婚的表姐。

  表姐三十岁,在老家人眼中已经是个超级大龄剩女。但她是个有主见的人,对自己的结婚对象有着非常明确的要求。

  “我要找个父母都有退休金的人,这样将来负担小一些,另外学历不能低,工作稳定一些,性格好一点,外形、年龄不作过多要求。”表姐一条条列数着另一半的理想条件。

  舅妈觉得表姐太挑了,在她眼里,大龄剩女都是可怜的,只要有男人要就行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年龄已经这么大的表姐还有勇气设定这么多条条框框。

  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学历高、工作好的表姐,能搞懂那么多实验室复杂的材料,能完成动辄几万字的论文,却连个对象都找不到。

  “你说妈让你上学是不是上错了啊,因为上学耽误了结婚生子,这不是笑话吗?”舅妈有时用可怜巴巴的语气说。

  “我只是没结婚而已,多大的事情!你看我现在过得不挺好的吗?要是结婚了,还是跟你和我爸似的这种婚姻,你觉得有劲吗?”表姐不认同舅妈的观念,从来都是直接怼回去。

  “我知道没有人陪的日子很孤单,但是与其找一个自己并不是特别喜欢的人,还不如就这样孤单着。”

  我们这代人,比上一辈接触的世界要广阔得多,选择也多得多。将自己的人生糊里糊涂就交付另一人的情况,对我们来说,是很难做到的。搭伙过日子,已经成为过去,随着人们对两性关系的期待阈值提高,现在的年轻人更追求“三观一致,能聊得来”。

  表姐既勇于去做,又热爱生活,她坚持晨跑,和朋友们去野营,闲时读书、看电影、侍弄花草……表姐一直都在用各种方式去亲近生活,体验生活。

  表姐一直在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大概既是出于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是为了摆脱对“你和我爸似的这种婚姻”的恐惧感。

  舅妈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性格开朗,说媒的人都踏破了门槛。然而在众多追求者中,舅妈选择了在国营饭店当厨师的舅舅。

  在多数人靠种地为生的农村,舅舅吃“公家饭”,能拿退休金——这两样的诱惑力比长得好看或能说会道要大得多。

  舅妈性格泼辣,嘴皮子厉害,舅舅则木讷少言,却又轴得很。两人的矛盾在婚后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以至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吵。即使这样,舅妈还是在这一地鸡毛的婚姻生活中孕育了三个孩子。

  令人欣慰的是,三个孩子通过读书或当兵,都有了还不错的工作,有了安身立命的根本,惹得邻居们羡慕不已。

  孩子刚自立那几年,舅妈的头颅总是扬得高高的,见到别人隔老远就打招呼,问问别人家孩子的工作啊,对象啊什么的。可是这几年,由于表哥表姐的未婚,舅妈的状态越来越差,见到邻居也躲着走。

  舅妈与子女的“催婚战争”持续了几年后,她开始有些精神不稳定,变得神神叨叨。

  舅妈给母亲打电话,问母亲是否认识比较厉害的“大仙”,说之前找的大仙都不管用。因为大仙说表哥表姐是菩萨面前的童子,需要“把身份换回来”,所以舅妈花了不少钱给表哥表姐“换身份”。

  由于舅妈总是四处“寻医问药”,情绪容易激动,却又一个人沉默难过,自怨自责,表姐请假回家,带舅妈去医院做了检查。回家时,拿回了一堆抗抑郁的药。

  “我哪知道她这么想不开啊,也难怪,一辈子好强,因为你们的婚事她总是觉得抬不起头,我劝她,也不管用啊!”舅舅知道舅妈得了抑郁症之后也有点自责。

  知道舅妈得了抑郁症后,不怎么和家里联系的表哥也开始每天一个电话,跟舅妈聊天。不善言辞的他在电话里拼命找话题,跟舅妈描述自己的生活,每天吃了啥,看到了啥,缓解两个人没有话说的尴尬。

  表姐觉得这样不是办法,把舅妈接到了她所在的城市,假期带着舅妈去旅行,想让舅妈多了解一下自己的生活,看看年轻人的世界,让她看到自己未婚的生活其实也很精彩。

  舅妈跟表姐住了一段时间后,精神恢复了一些,只是每看到有和表姐接触的男性,她都会让表姐抓住机会,别让好男人跑了,弄得表姐哭笑不得。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现在想法多,生活丰富,可是你想想年老之后怎么办,你这些朋友们谁还会陪在你的身边?等你七老八十了,能陪在你身边的只有老伴和孩子啊!”舅妈仍不忘苦口婆心地劝表姐。

  后来,看舅妈慢慢好些了,表姐把她送回了老家,并承诺一定会积极相亲,早日把对象带回家。

  父母不能理解,怎么在他们那个年代,人人都能完成的如此简单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就这么难;他们觉得,一个人如果不结婚、不生孩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而我们这一代,不明白父母对于婚姻和孩子的执念,不理解为什么有些婚姻如此糟糕他们依然还不离开,宁愿自己受煎熬也要守着一具婚姻的空壳。

  在农村,一个家庭里如果有个大龄未婚的孩子,这家的父母在村子里都要抬不起头,就像舅妈一样,见到人都要躲着走。在城市里,父母虽会开明许多,但是人们对于大龄未婚男女仍然是有着这样那样的偏见。

  结婚很正常,不结婚也很正常,开始不想结婚后来结婚了也很正常,认为婚姻不适合自己跳出婚姻也正常。每个人将会活得更加轻松,外界的精神压力会越来越小。

  希望舅妈能慢慢放下心结,理解子女的难处和生活,也希望表哥表姐能为自己想要的情感生活多付出一点努力,早日遇到合适的人。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本文链接:http://robynlynne.com/duixiangshi/565.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